德甲

系统仙路第二十章毕业晚会

2020-01-19 16:58: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系统仙路 第二十章 毕业晚会

毕业大比之后还有毕业晚会?

听了习远的解释,大家才知道,毕业之前,学院会为毕业的学生举办一个毕业晚会。晚会内容由学生们自己定,学院全力支持。这是让学生们在离开校园的时候,还能增添一份很好的欢乐记忆。这个毕业晚会一直是针对毕业学生的,不是毕业班的学生不能参加。

习远作为428寝室唯一的一位毕业生,还真就他一人了解这事!这人消息灵通着呢!上一届的毕业晚会他就曾偷偷溜进去过。

“讲这故事?这靠谱吗?”周惟有点犹疑。

习远信誓旦旦的保证:“绝对没问题!这故事这么精彩!”

周惟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你们不觉得很单调吗?一个人在台上讲故事?”

三人莫名其妙的看向周惟:“哪里单调了?这是讲故事啊,又不是唱歌,难道还找人来配舞不成?”

周惟突然明白自己刚才的感觉是什么:“习远,往年都有哪些节目?”

“唱歌,跳舞,讲故事,讲笑话,耍武技法攻,或者实战表演。怎么了?”

亲,你们都太out,太落后了!周惟在心里不断吐槽:“难道……从没有人试过把故事演绎出来?”

“演绎出来?”三人更茫然的反问。

周惟一瞬间很难扛得住这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无语感:“……算我没说。”

“说啦说啦!”习远一下子拽住了周惟:“卖关子很有趣是不是!耍我们呢!快说快说!”

看立冬和阿初也是一副“快快从实招来”的表情。

周惟不得不从:“好,我说。习远你别拉我,接着跑啊!别停下,我们已经很慢了,再停下来偷工减料,小心学生会长也要黑脸了!”

于是四人一边跑着,一边听周惟略略讲解了一下表演。

“原来表演是这样!”习远亢奋了:“就这样。我们来表演东方不败的故事!”

周惟一脸黑线:“那还不如讲故事呢!就凭我们,能演吗!”

习远看另外三人都没什么兴致的样子,不由慢下了脚步,落在后头,低着头沮丧道:“我没机会参加毕业大比了,以后也不会再有机会了。难得可以……”

周惟嘴一抽:“……我听你的,大爷。”

“支持你!”

“我也去。”

下一瞬,习远快步赶上来,跑在三人前头,转过身倒着跑,一脸坏笑:“亲爱的室友们!你们可是都答应了哦!不许反悔!哈哈哈哈~解决一个大难题!”

……于是在学院门口站了老久的王悦看着这四个罚跑了的同学终于完成了跑圈,却是一点累的表情也没有。他莫名其妙的问:“你们这是什么表情?什么情况?”

习远完全忘了罚跑这回事,兴高采烈的和学生会会长提了提这事。

学生会会长给了个“你很上道”的表情:“不错不错,好好干!看不出来啊,习远你还有这样的想法!这种事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做的好,你就是开山鼻祖了啊。习远有大才啊!”

习远赖着脸说:“不不不,这主意是周惟出的。会长大人,故事精彩,可人物完全不够啊!会长帮帮忙,给我们拉几个同学帮着演?”

王悦笑着点头:“恩,重在参与!你们去拉人好了。我这里是全部没问题的!保证支持!”

“好!”

……

定下了节目,习远就认认真真的策划起来。原本他每天都会拉着室友去看毕业大比的决赛。这会儿心里就只剩了毕业晚会的表演,其他事全不在意了。

真的确定要表演这节目,周惟倒是最积极的抢角色了。他坚持着自己要演东方不败。他以前是个女的,如今算是……好吧,他在未来还是能作为女性存在的。东方不败则是原本是个男的,后来改了性别。正好同他一样,不得不接受性别差异带来的落差感。他总觉得自己不来演这个角色完全说不过去啊!

实际上,周惟没和朋友们提东方不败由男变女。在这个无性豌豆成年后选择性别的世界里,改变性别算什么呢!这是一件普通到弱爆了的情形了!况且,东方不败改变性别的方式也太那个什么了点,他也担心自己的小伙伴们无法接受这种方式。

这可不是那个信息大爆炸,每个人都是见惯了大林子和各种鸟的世界。

周惟要演东方不败,阿初就坚定的表示他要演令狐冲。室友们当仁不让的占了主要角色。于是,习远是岳灵珊,立冬是任盈盈。

周惟感叹:在这世界,果然性别不是问题啊!

任我行这个角色被习远强迫似的托付给了学生会长王悦。其他各类角色也找了毕业班的学长们来演绎。

对于这个世界的学生们而言,《笑傲江湖》不是一个古代武侠片,而是一个玄幻剧情片。

这个完全有别于豌豆世界的故事热热闹闹的排演上了。

时光倏忽而逝。转眼间,毕业晚会的日子就要到来。

那天,正是众人最后一次彩排。到了这个时候,这个玄幻故事在习远的策划下已经演绎的似模似样。

演到故事最后,令狐冲、岳灵珊、任盈盈和任我行在黑木崖顶围攻东方不败。

东方不败对着令狐冲处处留手,令狐冲却给了他一剑。东方不败怒,遂向岳灵珊和任盈盈出手。争争斗斗,东方不败还是输了。输给了令狐冲,输给了他自己的感情。

演完。

阿初举着剑,眼睛直视着周惟,少年纯粹的眼眸里满满的都是认真,肯定的讲述他的真理:“周惟,我永远不会拿剑刺你,也永远都不会伤你。我情愿刺的是自己。”

倒在地上的周惟闻声一颤,他知道他心意。可他承受不起。

周惟故作轻松的爬起身:“阿初,哈哈,我们这个寝室,这会儿全成了你的**啊!”

看室友们一脸茫然,周惟解释:“咱们仨全一心一意要嫁给阿初啊!”

阿初一手默默后脑勺,咧着嘴笑了。

习远大笑:“不要乱说!我可是我家立冬的!”

“神经!”立冬骂了习远一句,眼带笑意。

就连王悦这个大帅哥都忍不住搞怪的对着周惟挤眉弄眼,抛了个“你懂得~”眼神,王悦心中一直好奇着,他问周惟:“周惟,为什么东方不败要穿红衣啊?为什么?”

周惟笑笑:“东方不败当然穿红衣!”

“这是什么理由?”

“因为所以,自然有理。我又不是东方不败,如果我是,你就明白了呗!”只有东方不败,才能把炽热艳丽的红衣穿出独属于他自己的万千风华。

……

次日就是毕业晚会。

当晚,习远坐在**下桌台前,一个人反复地看自己写的故事策划。

夜深,灯熄。

习远坐在椅子上睡着了。

周惟半夜醒来,看到习远还在椅子上。有点闹不明白习远怎么突然对这件事这样看重这样认真?

周惟爬下**,喃喃自语地走向习远:“亲,你看我多好心好意呀,特地拿了毯子来给你盖。”

周惟把毯子缓缓的盖在习远身上。

突然地!一个拳头在眼前放大,“碰”的砸在周惟脸上。

“靠!习远你打我干什么!”周惟抓狂!

习远傻傻的看了看自己的拳头:“额……我睡迷糊了。你突然出现,吓我一跳!”

“我哪里突然啦!我的心都碎了啊我靠!”周惟指着地上的毯子诉苦:“我好心好意给你盖毯子,你还!你还……你个坑货!”

习远明显没反应过来,有点没听懂周惟的暴躁语录:“额……对不住。下回,下回不会了……”

“下回!尼玛……”周惟无力了:“习远,习大公子,给个理由先。你这么认真干什么?上课也没见你多少认真?怎么对这件事这么来劲儿!”

习远脑子还打着结,诚实道:“周,周惟大公子啊!我是财权下的公子哥,又不是武将家的儿郎,读书练武没那么重要的啊!认识人多,做的了事才是我要做的啊!不然好好的我休学一年干什么,不就是为了多留这儿点时间。多见见人,多认识认识人么。和你们差三岁。刚好啊!刚好可以上上下下整个学院大大小小接触个遍嘛!”

周惟很震惊:“不是吧!习远你腹黑的吧!这就是休学的原因啊!”

“哎呀!要走父亲的路线。这是必须的嘛!我去睡了!周惟好室友,好好室友,不要和立冬说哈,他一定不喜欢这个论调。”习远摆摆手,半睁着眼爬**。

周惟捡起地上的毯子往自己**上一甩,低声道:“这世道!我果然还是弱爆了,还是老老实实的尿尿去……”

这个四人宿舍只有四张**,并没有厕所。厕所在这一排宿舍外的走廊另一头。

凉风阵阵。周惟打开房门。

!!

门前默默地立着一个高大漆黑的身影!

“啊!”周惟短促的尖叫。

这声尖叫声后,整个寝室都清醒了过来。

立冬坐起身,条件反射问:“阿初,你又做恶梦讲梦话了?”

“啊?这样啊!”阿初习惯性认罪。

“啪嗒”灯被打开。

周惟欲哭无泪:“老师,怎么又是你?我只是上个厕所……没有违反校规。”

“哦,”巡检老师很开心的甩了甩手中的记录本,一脸的“公报私仇”,他眼中带着笑:“428寝室,明天4个小时跑步。我来监督……”

“老师,我们明天晚上要……”话没出口,就被老师打断。

“我知道,你们要参加毕业晚会嘛!没关系,晚会之后我等你们……”悠悠然走了。

习远一脸黑暗,幽幽的说:“他是有多关注我们啊……他要和我们不见不散啊……这就是老师对我们深深的、深深的爱意……”

济阳县中医院怎么样
长春专业银屑病医院哪个最好
蚌埠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菏泽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东莞儿童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