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原来我是妖二代第三十六章夜探女生宿舍

2020-01-25 11:29: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原来我是妖二代 第三十六章 夜探女生宿舍

女生宿舍外墙,一处监控看不到的地方。李羡鱼和祖奶奶、三无坐在灌木丛边,借着黑夜掩护身影。

祖奶奶的膝盖上放着一碗瘦肉丸,小嘴吃的油光发亮。三无盘腿而坐,戴着防毒面具,安静的吐纳。李羡鱼膝盖上搁着烤串儿,韭菜、生蚝、牛肉、猪腰子,吃的满嘴流油。

脚边还有一盒冰镇枸杞糖水,一碗鸽子汤。

男人二十是半成品,三十是成品,四十是精品,五十是上品,六十是废品。

今年才二十的李羡鱼,半只脚踏入了废品行列。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女生宿舍很快熄灯了,再过去一小时,原本叽叽喳喳的女生宿舍陷入寂静。

宿舍楼的轮廓伫立在黑暗中,给人一种森然寂静之感。

李羡鱼放眼看去,一个个漆黑的窗户,在此时看来竟如此的恐怖,女孩们晒在阳台的衣服,就像上吊悬空的尸体,平添一股毛骨悚然的气氛。

总感觉那些飘来飘去的衣服里,会有一个红衣女鬼混在当中,静静的看着你。

他咽了咽唾沫:“三无,你一定要在宿舍楼下等着,保持通话,我那边一旦有动静,你要保证在三秒内赶到。”

三无小手翻转,一块板砖出现在掌心,朝李羡鱼点点头。

李羡鱼再看祖奶奶,“我爸死的早,就我一个儿子,祖奶奶,我还是个孩子,我要出了意外,我李家就绝后了呀。”

祖奶奶“嗯”一声,摸了摸孙儿的狗头,“吉人自有天相,去吧。”

“不急,吃口药。”李羡鱼摸出“勥昆烎菿奣”胶囊,咽下两粒:“我准备好了,家传奶,你要保佑我。”

祖奶奶一脚踹在他屁股,柳眉倒竖:“别给我取什么乱七八糟的名字。”

三无拎着李羡鱼的后领,纵身一跃便翻过外墙。

李羡鱼目光望向漆黑的楼梯口,牙一咬,心一横,猫着腰,迅速奔入。

三无耳廓微微一动,捕捉到一丝悄不可闻的细微声响,回头看去,没骨气的大胸祖奶奶也跟着翻墙进来了。

她眉宇间有一抹淡淡的忧色。

“你担心他。”

或许是从未在这个没骨气的祖奶奶脸上看到过这种情绪,沉默寡言的三无都忍不住开口了。

祖奶奶翻小白眼:“儿行千里奶担忧。”

“那还让他去。”三无歪着头,茫然不解。

“身为极道传人,他就该有背负宿命的觉悟,以及.....与之匹配的力量。”祖奶奶叹口气,“这半个多月来,他总共练气三次,锤炼身体只坚持了三天,他是我见过最没毅力最不思进取的曾孙。我低估了这个时代,太平盛世固然有太平盛世的好,却也消磨了人的斗志和狼性,不单是他,这段时间以来,我见过的大部分人,都毫无斗志,浑浑噩噩度日。”

“普通人可以平庸一辈子,但他不行,每一任平庸的李家传人死的都不体面,即便他父亲,当年也落个惨淡收场的结局。”

三无没听懂,一脸懵逼。

李羡鱼轻手轻脚的一口气上六楼,气喘吁吁,出了一头的虚汗,这几日的食补,以及“名字太吊打出来可能要被河蟹”胶囊,确实挺管用,他腰子很久没疼了。

女生宿舍静悄悄的,他蹑手蹑脚行走在黑暗的走廊里,偶尔路过宿舍门口,会听到里面低声交谈声。

但这丝毫不能给李羡鱼带来安慰,反而在寂静的宿舍楼里,女人的说话声显得格外诡异。

他兜里揣着受国运洗礼过的国徽,心里默念八荣八耻、核心社会价值观,终于来到了走廊尽头的公共厕所。

站在门口,李羡鱼心跳加快,恐惧在心里蔓延,很多时候,人恐惧的并非是事物本身,而是自己对自己的暗示。

就比如眼前的景象,朝里望去,黑洞洞的厕所死寂一片,黑暗中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望着你,等着你。

他掏出,打开自带的手电筒,明亮的光芒驱散黑暗,带给人安定。

把整个厕所照一遍,隔间的门一个个推开,仔细检查,并没有披头散发的血衣女人,李羡鱼松口气。

卫生间墙壁上的玻璃,反射着的灯光,他眼角余光看到自己的身影出现在镜子中,黑色的背景,模糊的身影,李羡鱼不敢再看,按照恐怖片的套路,他敢看,镜子就敢出现一个站在他身后的厉鬼。

徐薇也曾出现在他身后,但她不会害自己。

他掏出纸巾擦了擦马桶盖,然后坐上去,确定仍在保持通话后,关了电筒,顿时世界陷入寂静与黑暗。

李羡鱼全神贯注的聆听着四周的动静,眼睛则一眨不眨的看着隔间下方,只要有人问他要纸,他就立刻对喊救命。

过了大概半小时,屁股坐的发麻的李羡鱼,突然听到了细微的脚步声从厕所外的走廊传来。

脚步声由远及近,最后停在厕所门口。

“你等下,我开下灯。”一个声音说。

的灯光再次照亮厕所。

“今天早上的时候,张颖就死在洗手台边,我看过的,厕所的地上全是干涸的血。”另一个声音说。

“哎呀你别说了,吓死人啦。”

“哈哈,怕什么,你真相信有鬼啊。”

李羡鱼松了口气,是两个起夜上厕所的女生,虚惊一场。

他看了眼,时间是23:50分,距离午夜不远了,厉鬼如果这时候出来,轻而易举的就缺啵Q。

这么一想,他又紧张了起来。

她们进了隔间,先是脱裤子的声音。再片刻,大弦嘈嘈如急雨,继而小弦切切如私语。纸巾一抹,本该就此完事。

“诶,我突然想拉粑粑,你能等等我吗。”

“我才不要嘞,要回去睡觉。”

“求你了,我一个人不敢。”

“啧,真烦。怕什么嘛,我们宿舍楼这么多人,就算有鬼也不敢来啊。”

“你不知道,这个厕所以前闹过鬼的,校园论坛里有帖子说过......诶,你怎么不说话。”半天都没人回应她,好奇的问了一句。

“呜呜呜.....”

凄厉的哭声在寂静的厕所里响起。

隔间传来女孩的尖叫声。

“哈哈哈,吓死你了吧。”

学鬼哭的女孩没憋住,笑出了声。

“哎呀,你讨厌死了。”另一个女孩带着哭腔说。

“行了行了,你快点拉,没便秘吧。”

吓出一头冷汗的李羡鱼嘴角抽了抽,特么的,你们真会玩。

时间显示23:54分,距离午夜只有六分钟。

李羡鱼有点急,过了午夜,那个被扶乩召唤来的厉鬼很可能会出现,李羡鱼自保都难,肯定没法顾及两个女生。

得想个办法让她们离开。

灵机一动,有了!

李羡鱼捏着嗓子,发出尖细的哭声:“嘤嘤嘤.....”

“你还来,能不能让人家好好拉个屎。”

“这,这次不是我......”另一个声音颤抖的回复。

然后,空气突然的安静。

下一秒,旁边隔间发出乒乒乓乓的声音,以及肉体拍在瓷砖的闷响,似乎有人在匆忙逃跑时摔倒了,竟然不哭,连滚带爬的逃出厕所。

估计明天校园论坛又会多一则灵异帖。

“她好像没有擦屁股......”李羡鱼嘀咕一声,裤裆沾屎的感觉可不好受,他经历过的。

“而且,她估计不敢在回洗手间清理了。哪怕是去楼下洗手间。”

她将度过一个有味道的夜晚,愿黑夜女神庇护你。

李羡鱼心想。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医院怎么样
安徽省亳州市人民医院
贵阳癫痫专科医院在哪里
郑州癫痫病在线咨询
徐州权威男科医院
分享到: